丸竹雾雨

「慷慨任气,磊落使才」

头发上还留着我并不喜欢的潮湿烟草味,

而我居然留恋这本与我默认生活格格不入的喧闹。

我频频逃避升学的压力,

回到去年初来日本时的那份陌生与炽热。


虚度的时光总是太短,其中故事也大都与我无关。


我总是推脱饭局,陌生人超过我承受范围的时候。

也不单是因为社恐,而更多是担心自己并非主角。

这才是所有包袱的原因。

所以不愿走出舒适区,喜欢主场优势,

不知道如何在既有朋友圈中挣得一席之地。


我一直都在逼自己否认,或压抑自己在人际交往上的野心。

因为我的确不知自己该靠什么,

让很多人对我念念不忘,对我死心塌地。


我知道善良不会帮我做到。

新潮可以,猎奇可以,有价...

2017/12/27

2017/12/25

2017/10

「真的不懂你为什么这么难过」「哈哈哈我们别说这个话题了吧」「不忍心看你这样别在我面前表现得这么脆弱好吗」「你要学着长大啊,要学会自我消化」。

都特么的暴击。


别跟我讲道理。让我变肤浅。
十五岁看故事,到中途经历故事。
生人勿近。熟人没有。

你比较特别。你是不一样的次元。
隔着空洞与我会面。
当水墨从云烟中跃然向前,
山涧流过冰雪,浮光掠影尘封二十年,
我挣扎走向你。
你成为砰然一声响,
是我高歌时压根儿听不见的火光四溅。

乘着云浪靠近你🐋

阿诚(此阿诚非彼阿诚ˊ_>ˋ)眼波里浮游着的松松软软的云,在他慢慢合上双眼的时候被揉碎,被关进悄无声息的念想里。
上次也梦见,有个男孩子告诉我,
等到三色聚齐,他就会出现在光里。
阴天适宜午睡。

1 / 13

© 丸竹雾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